推荐阅读】耿方梅:基于六次产业化的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对策研究

2020-05-15 23:05 中国经贸导刊  主页 > 趣旨 > 学者经纶 >

打印 放大 缩小



基于六次产业化的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对策研究

 

  原载中国经贸导刊 2019年17期

 

摘要: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是经济新常态下振兴乡村的有益探索和尝试,从根本上说,推进农业六次产业化就是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从日本推进农业六次产业化发展的实践经验着手,结合我国农业的发展现状,有针对性得提出了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对策。

关键词:六次产业化一二三产业融合农村发展乡村振兴

 

一、六次产业化与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基本内涵

(一)六次产业化的基本内涵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今村奈良臣提出了六次产业化,所谓的六次产业=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即通过一二三产业之间的融合和渗透,实现三者之间的协同发展,构建集农业生产、加工、流通、销售、服务于一体的产业链条,提高农产品的附加值。其目的是通过产业之间的融合发展,逐步实现农业第一产业与二三产业之间的渗透与延伸,将农业打造成一种新的综合产业,获取原先由二三产业所蚕食的农产品附加价值[1],改变农村落后的局面,促进农业产业结构优化及提高农民收入水平。

(二)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基本内涵

李小静指出,“三产融合”就是在农业生产进程中逐步完成向第二、第三产业延伸[2]。王兴国认为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就是农业生产经营者统筹利用农村的自然、生态、文化资源,以农业生产为基础,以农业多功能性为依托,综合发展农产品加工、销售、餐饮、休闲、观光等产业形态,积极分享农业全产业链增值的过程[3]。何钦则强调,农村三产融合是以农业为基本依托,通过产业联动、产业集聚、技术渗透、体制创新等方式,实现资本、技术、人力等要素跨界配置[4],使农业生产、加工和销售、餐饮、休闲以及其他服务业有机地整合在一起,使农村一二三产业协同发展,最终实现农业产业链延伸、产业范围扩展、农民增收。

由此可以总结出一二三产业融合的内涵:一是农业产业链条的延伸性。将农业产前、产中、产后环节连接起来,促进农业“接二连三”。二是广泛应用现代技术。这不仅可以提高生产效率、变革传统生产模式,也缩短了供求双方之间的距离。三是产业间相互关联与渗透。通过开发农村农业的多种功能,实现农业与旅游、文化、教育等产业的融合发展。四是产业发展效益的提升。让农民参与二三产业,分享农村产业增值收益。关于六次产业化与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关系,从根本上说,推进农业六次产业化的过程就是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过程[5]。

二、日本推进农业六次产业化发展的实践经验

(一)以制定相关法律法规为政策先导

为了促进六次产业化的顺利进行,自2008年起,日本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相关法律法规和綱领性文件,如2008年日本政府制定了《农工商合作促进法》,该法鼓励农林渔业经营者与中小企业开展合作,依托各自的经营和资源优势,提升农林渔业经营的综合价值;2010年制定《粮食、农业、农村基本计划》,该文件指出为了实现经济、社会、文化的持续健康发展,要以六次产业化为手段,达到增强农村经济活力、改善农村生产、生活条件,维持村落的多功能性的目的。此后日本农林水产省相继出台了一系列实施纲要,通过制定六次产业化相关法律法规,为促进六次产业化提供坚定的政策导向。

(二)以培育多元经营主体为目的

日本在推进农业六次产业化的过程中,将培育多元经营主体作为激发农村经济发展活力的有效手段。目前,日本现有的多元化经营主体主要有以下五大类:一是农业生产者主导型,指专门从事农业生产活动的农户。二是社区主导型,由依靠自身力量无法完成农业生产活动的留守妇女或留守老年组成。三是企业主导型,即从事与农业生产相关的农产品加工、销售、配送以及农村食宿业的相关涉农企业。四是自治组织主导型,即以农协为主导的组织。五是农工商连带型,即有农业生产者联合食品加工企业和流通企业共同组成的经营主体[6]。

(三)以推进农工商协作为发展理念

早在2008年,日本政府就制定了《农工商合作促进法》,鼓励农林渔业经营者与中小企业开展合作,依托各自的经营资源优势,共同研发新的产品及拓展新的需求,提升农林渔业经营的综合价值。值得注意的是,推进农工商协作的根本是借助外部植入的工商资本,提升农业经营主体参与六次产业化的能力,使其能够分享到农产品的附加价值,其强调基于农业后向延伸,而不是让外部植入的工商企业前向整合兼并农业,以期打造以“地产地消”为中心的农工商协作机制。

(四)以提供人才、技术及资金为有力支撑

日本政府为了大力支持六次产业化,从人才、技术及资金三大方面着手推进。首先在人才方面,日本政府从传统的课程教育着手,在普通高中便设立了农业教育课程,而一般性的综合大学也大都设有农学部。此外,在丰富学生农业理论知识的同时,还积极组织学生参加各种具有农村特色的实践活动,注重培养学生的农业实践能力。其次在技术方面,采取了诸如加强创新性技术的研发和保护、设立全国性的农业科研实验网等多项举措。最后在资金方面,不仅设立专项补贴资金,还加大农林渔业者的贷款优惠力度,以保证六次产业化各项工作的开展。此外,日本还设立了“农林渔业成长产业化支撑机构”,设立专项投资基金,用于支持农林渔业者投资发展六次产业化。

三、我国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对策分析

从日本推进农业“六次产业化”发展的实践经验,结合我国目前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实际状况来看,目前应当从以下几个方面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一)加大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扶持力度

考虑到农业基础地位以及农民和农村相对弱势地位,日本政府在推进“六次产业化”战略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当前我国在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健全市场化资源配置机制的同时,同样需要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因此,政府应积极制定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的相关规划及配套政策法规,并给予相应的资金支持。农业补贴的重点从生产环节逐渐倾斜到农产品加工、销售环节,从财政、税收等方面给予支持和补贴,特别是要对加工设备购置给予补贴。在大型农业加工配套设施和交通运输等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政府要给予支持,着重改善农民基础设施条件。同时健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信贷支撑体系,确保正规金融机构能够为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提供所需的各项资金。在用地方面,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可以设立融合性产业的专项用地,并在土地转让金或土地使用费等方面给予融合性产业一定的优惠。

(二)加快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黄祖辉曾针对浙江省农民经营者进行过一次调查,结果显示被调查主体的平均年龄为468岁,而平均受教育年数是954年[8],这与当前我国农业经营主体整体年龄较大、受教育水平较低的现状相吻合,这也是制约我国现代农业发展的一个阻碍。为此,当前促进产业融合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加快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一是要大力扶持当前出现的以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龙头企业等为代表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发展,并在此基础上创新发展多元化、规模化的农业生产经营主体,为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提供新的组织载体[9]。二是健全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教育培训体系,大力发展农民职业教育培训,积极培育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

(三)重视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技术支持与人才培养

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除了需要充足的资金支撑外,还必须依赖现代科学技术。能源及资源浪费严重、环境污染严重、科技含量低的粗狂式的传统经济增长方式已经不能适应现代社会和经济的需求,必须依赖科技进步和技术创新走出一条绿色农业、健康农业发展的道路,促进现代农业的发展。因此,在进行技术研究与开发时,要打破行业分割、部门分割的局面,充分考虑技术融合因素,并对融合性产业发展科技开发与研究优先立项,积极鼓励建立不同学科交叉融合研究的科研机制,促进更多融合性技术成果的产生[10]。在人才培养上,一方面通过创建农村职业教育学院、公益性农民职业教育学校等,积极为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培养相关技术人才。另一方面积极鼓励和支持大学毕业生、农业技术推广人员、农村青壮年等投身一二三产产业融合发展,激发三产融合的发展活力。

 

参考文献:

[1]罗贞礼日本“第六产业发展特点及其启示[J]人民论坛,2016(19)

[2]李小静农村“三产融合”发展的内生条件及实现路径探析[J]改革与战略,2016(04)

[3]王兴国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思路与政策研究[J]东岳论丛,2016(02)

[4]何钦福建农村三次产业融合的调查与思考[J]当代农村经济,2015(12)

[4]吴精精我国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研究[J]环渤海经济瞭望,2016(07)

[5]姜长云日本的“六次产业化”与我国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J]农业经济与管理,2015(03)

[6]邱灵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日本做法及其启示[J]全球化,2016(10)

[7]王志剛日本“第六产业”发展战略及其对中国的启示[J]世界农业,2011(03)

[8]黄祖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现状、约束与发展思路——以浙江省为例的分析[J]中国农村经济,2010(10)

[9]梁立华农村地区第一二三产业融合的动力机制、发展模式及实施策略[J]改革与战略,2016(08)

[10]韩一军加快推进农村一二三产融合发展[J]黑龙江粮食,2015(11)

〔本文系绍兴市哲社课题“绍兴市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研究”(课题编号:135J108)研究成果〕

(耿方梅,浙江农业商贸职业学院)

责任编辑:天下口碑

---天下口碑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