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艳阳天】三河作家浩然第一篇儿童文学:《一本小字典》

2021-02-22 02:56 新浪 泥土巢 天下口碑数据库  主页 > 关注 > 京津冀 > 永远艳阳天 >

打印 放大 缩小

乔惠民书:文济苍生                             (天下口碑数据库)






一本小字典

 

 

浩然

 

 

我们小时候念书真难哪!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件艰难的事情。

我家住在冀东抗日根据地的盘山边上。那年夏天,村里来了日本鬼子,鬼子在村边挖了条一丈多深的大壕沟,不让我们跟山里的八路军抗日政府来往;还在村头修了个很高的炮楼,鬼子就住在里面,三天两头出来查户口、抢东西和杀人。

我们有个老师,他可好呢。鬼子拿了他们编的课本来,逼着他教;他坚决不教,仍旧教我们念抗日的书,教我们唱“至死不当亡国奴”的歌。虽然村里住了鬼子,可是只要一进学校门,我们就立刻变得高高兴兴。

一天早晨,我跟我们的儿童团长小霞去上学,老远就看见汉奸董大肚子把一群同学从学校里赶出来,回过身,咯哒一声,用一把大黄铜锁,锁上了学校的大门。他一手提着枪,龇牙瞪眼的冲着我们说:“穷崽子们,都给我滚开!从今天起,谁要再进学校的门,我就枪毙他!”

小霞一点也不怕他,跑上去拼命的敲门,冲着董大肚子喊道:“把我们的老师放出来!”

董大肚子狡猾的嘿嘿笑了两声,说:“老师?他犯了罪,叫皇军杀了!”

多么可恨的鬼子!多么可恨的汉奸!把我们的老师杀了!我们都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们同学都聚集在小霞家的小场屋里,又是咬牙又是流泪,谁都不说话。这时,小霞忽的从土炕上站起来,挺了挺胸,大声的说:“哭是没出息,生气不管用。他们不让八路军叔叔打鬼子,八路军叔叔坚决打;他们不让我们念书,咱们也要坚决念!……”

“对,坚决要念!”外边忽然有人搭腔说。

我们回头一看,走进来的原来是小霞的爸爸。他是我们的村长。鬼子一来,他就跟着游击队到山里去了。可是他常常回村来,打听鬼子的消息。他这句话,把我们的劲都鼓起来了,大家都嚷着说:“大叔,你把我们带到山里边去念书吧。”

“呵呵,这哪行!”大叔笑着看了我们一眼说:“你们哪也不能去,就在这儿念。要念书的不光是你们几个,你们是二年级的学生,还要带领一年级的跟没有上学的孩子们一块念。你们自己当小先生,念第三册的教念第二册和念第一册的同学。互相帮助互相教,你们看好不好哇?”

大叔又嘱咐我们好多话。我们每个人心里都象点上了一盏明灯那么亮堂,浑身都有劲。

可是难题来了:我们的书都给鬼子收去了,手里的书是鬼子发的,我们决不能念鬼子的书。小霞说:“不要紧,我有书!”开头我们还不信。不一会,她从院子后面取来一个小包,小包潮湿湿的,沾满了土。等她打开一看,第一册,第二册,第三册,一样一本。原来鬼子一来,她就把书埋在地下,没给鬼子收去。大伙立刻都高兴得跳起来,这个也抢,那个也夺,都想好好把书念一遍。

我们人多,只有一样一本书,怎么行?我们就把书拆开了,每人十页,大家分开抄。白天抄书不行,汉奸象野狗一样常常到我们家串门,想钻空子。我们就在夜里抄。可是我家没有灯油,我到小霞家去借油,她家也没油,后来我们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把大麻子剥开皮,串在蜡扦上点。我们两个人守着一盏这样的“灯”抄起来,一个字,一个字,照着书上的样子写,一连三个晚上,我们把书全都抄完了。

那一天吃过早饭,我们串通了好多小朋友,都悄悄的来到小霞家的场屋里,象在学校那样,我们还举行了开学典礼。小霞是主席,她讲了话,要大伙用功读书,学会本领好参加打鬼子,打走了鬼子建设祖国。接着自由讲话,小伙伴们抢着发言,都说:“不管多难,我们一定要把书念好!”

紧接着就开课了。可是我们打开第一页就愣住了。第一、二册的书还好办,第三册我们都没念过,上边的字谁也不认识呀!怎么办呢?

我说:“咱们问大人去!”

小霞立刻瞪我一眼,说:“咱们村里识字的都是富人,他们见我们念抗日的课本,那不是要坏事吗!不能去问他们!”

没有办法,我们只能先帮一年级的同学上了课,就散了。

回到家,我饭也吃不下,正端着碗发愁。小霞忽然出现在我家门口,悄悄的朝我招手。我当出了什么事情,忙丢下饭碗迎出来。

她低声对我说:“有办法了。你不记得咱老师有本字典吗?老师说,字典是不讲话的老师,他还教会我查字典哩。咱们要是偷着进到学校里把小字典拿出来,那不就行了!”

我听了满心高兴。我们两个人商量好了,晚饭后在小场屋碰头。

到时候我去了,小霞早在那里等着我。我们贴着墙根,绕了几个大弯子,来到学校的后院墙外边。我们四外看看没有人。小霞坚决要自己进去,叫我拿两块大砖头在墙外边放哨,有了敌情就往里一扔,尽管自己跑,不要管她。她蹬着我的肩头爬上短墙,扳住院子里的一棵小槐树,象只猴子似的一荡,到了树上,又一溜就下去了。

我蹲在外边的墙根下边,两眼机警的向四外看着,心里突突地跳个不停。月亮慢慢的从东边树林子里爬上来了,把街道照得雪亮。青草丛里的小虫子,唧唧的叫着,我满脸滚汗。等啊,等啊,等了好久,才听到院子里那棵小槐树上的叶子发出嗦嗦响声,我抬头一看,小霞已经到墙头上了。我刚站起身,她一溜,落到地下,一句话不说,拉着我,贴着墙根往回跑。到了她家院子里,她才停住。

我急急的问她:“找到了吗?”

她声音很低的说:“找是找到了,不能用。老师的书都给那些狼吃的烧了,我在灰堆里扒了半天才找到它,你看。”

我看到她手里的小字典,象一个烤焦了的馒头,我的心一下子凉了。

小霞轻轻地叹口气,没说什么。她敲敲后窗子,屋子门开了。我跟着她进屋,一看,一下子又喜得不得了。屋里点着灯,窗子上挂着一床棉被子,从外边根本不会看出里边点着灯。炕上坐着两个人,原来小霞爸爸回来了,旁边还有游击队里的侦察员小赵叔叔。我们俩几乎同时跳起来要叫,大叔忙向我们招招手,他一见小霞手里拿着那只“焦馒头”就问:“怎么啦?你们开学几天了?”

我们俩你一句我一句,就从头到尾给他说了一遍。

大叔笑着说:“要个小字典不犯难,明天我进城去,给你们捎一本来。”

我们又高兴了。第二天继续上课,我们二年级的同学都当小先生,教一年级的同学。大伙念得很有劲。原来上学的只有十五个人,不过三天,我们发展到三十多个人了。

可是第三天,出问题了,大肚子董保长的儿子小贵也凑来了,一个劲问我们干啥,气得我连推带踢,把他赶跑了。小霞的妈妈当时正在场里摘豆角,她过来说:“孩子们,你们在这里念一定要出问题。象游击队打游击那样分开念吧。”

大婶这个意见很好,我们马上行动,就分成八个小组,二年级的十几个人当正副组长。每天吃了早饭,就三三两两,互相招呼,假装背着筐子打青草去,实际是到地里念书。地主的儿子是不干活的,他不再找我们了。

野外成了课堂,我们到地里打一阵子草,就找个树荫坐下,从帽子里、筐底下找出书,念起来,没有纸笔,我们就用个草棍在地上划。念一阵,我们还大声唱“至死不当亡国奴”的歌。

我们天天盼着大叔快回来,快给我们带来一本新的小字典。等啊盼呀,半个月过去了,一直不见大叔的影子。那天晚上,我们几个小朋友又到小霞家去打听。刚坐下,听到有人敲后窗子,小霞低声说了句:“我爸爸回来了!”高兴得一步跳下炕,开了门。可是进来的,只有小赵叔叔一个人。

小赵叔叔呆呆的站了一会,突然对着小霞妈妈说:“大嫂子,你可要镇静点。”

大婶脸色一下子变了,急问:“出啥事了?”

小赵没吭声,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包递给小霞:“这是你爸爸给你的。”

小霞打开一看,是一本小字典。在黄皮黑字的封面上,还有几滴殷红的痕迹,这是血!

大婶捂着脸,低声地哭起来。小霞那两只大眼睛里也滚下了两颗豆大的泪珠。

原来,大叔这次跟小赵叔叔进城探敌情,回来刚出城,被敌人发现了。敌人在城楼上架起机枪,向他们扫射,派了大马队在后边紧紧地追。

大叔受伤了,栽倒在地上,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要小赵叔叔背他,他叫小赵叔叔赶快跑,快把搜集到的情报带给上级。就在这时,大叔从衣裳口袋里掏出那本刚刚买到的小字典,上面已经染上鲜血,递给小赵叔叔说:“把它交给小霞,告诉他们要用功念书……”说着,他一跃,两手捂着伤口,朝另一个方向跑去,把敌人引走……

第二天早晨,我又去看小霞,她的两只眼睛都哭肿了。她洗了把脸,领着我把二年级的同学都找在一起,从衣兜里小心的掏出小字典,说:“同学们,字典有了,今天就开课。我们一定要用功念书……”

从此,这部小字典真的成了我们的老师,它不仅告诉我们不认识的生字,也不断的给我们前进的力量。我们自己学习一直坚持了一年半。1945年八路军打败了日本鬼子,解放了我们的家乡。镇上建立起一座新型的小学。后来,我、小霞和其他同学,都考进了这所学校。

 

 

                             一九六一年二月十二日草于北门仓

 

 

发表于1961年3月4日《中国少年报》。少年儿童出版社1961年11月出版儿童画册。



责任编辑:天下口碑

---天下口碑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