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泪纷纷】谢庆文:忆王院长殿奎兄

2020-04-03 23:18 天下口碑  主页 > 墨宝 > 五正堂 >

打印 放大 缩小

庚子清明,乔惠民缅念殿奎                                (天下口碑插播)


庚子清明,中国国土经济学会缅念“美丽国土真功夫书法家”王殿奎。       (天下口碑插播)



乔惠民书悼殿奎                                                     天下口碑



谢庆文:忆王院长殿奎兄

2020-02-16 18:43 天下口碑  主页 > 墨宝 > 国土书画 >



 
           
 


结识于韶山

我与王院长结识于韶山。
2015年12月25日,应国川兄之约,我开车从老家赶到长沙南站,迎接从北京专程为毛主席拜寿的国川兄一行。去韶山途中,王院长、泗臣大哥、国川兄坐在我的车上。
我与国川兄是老朋友了,与王院长、泗臣大哥是第一次谋面。第一次谋面,就敢于坐我这个非专业司机的车,说明王院长、泗臣大哥对我的信任,同时也说明了两位大哥的豪爽性格。
是夜,韶山冲鞭炮声不绝于耳,烟花焰火把夜空装点得五彩斑斓。在韶山宾馆,王院长全神贯注为韶山宾馆奉献了书法大作,其中有“中国出了个毛泽东”、“韶山宾馆”,还有毛主席的诗词“卜算子 咏梅”等。我第一次惊异于王院长如此高深的书法造诣!
 
26日清晨,踏着冰霜,我们到铜像广场给毛主席拜寿并敬献花篮。面对人山人海,我们彼此之间交流对主席的深切怀念,回顾主席的雄才大略和丰功伟绩,虔诚地向主席铜像三鞠躬。我们,也都是发自内心崇拜毛主席的人。
面对来自五岳独尊的东岳泰山的贵宾,我作为东道主,当然应该邀请大家看看五岳独秀的南岳衡山。我们四位仍然乘坐一辆车,我是司机,向衡山进发。
此时的衡山,半山亭以上白雪皑皑,0°C气温的体感,与北国-20°C气温的体感差不多,而且还多了一层从里往外的湿冷。登山车辆和索道关闭,只能抵达半山亭位置,在香莲农家乐中餐。下午,返回山下,余下的时间,我们得以再饱眼福,继续欣赏王院长的书法创作。
王院长饱蘸浓墨,一气呵成写了大幅的“寿”字和“福”字,一边写一边说:“寿”要长,“福”要圆,很多人不懂,以为把字写好就行了,其实是不懂书法之道,更不懂中国传统文化的真正内涵。
王院长把这两幅字馈赠给我,说:这是我祝福老人家的。仅仅是开车途中闲聊,在各自简介中,我提及了92岁的老母亲。王院长是一个有心人!
27日上午,我把国川兄一行人送到衡山西站,挥手再见。
2016年毛主席的诞辰纪念日,国川兄、泗臣大哥、王院长一行如期来到韶山,给毛主席拜寿。我因母亲去世不久,内心处于深沉的哀思中,未能赶往韶山。
2017年12月25日,我上午从西安飞长沙,旋即开车到韶山高铁站,与前来迎接国川兄一行的湘潭市政协张晋安主席相遇于车站,一同把王院长、泗臣大哥接到韶山宾馆。2017年,也是我和王院长相处时间最多的一年,11月底我从北京飞厦门,继而飞长沙,时隔一个月没见面,王院长向我露出的笑意中,饱含关切和爱护。
当晚,大家一起欣赏了韶山大型实景演出《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谢幕时,全体观众和演员共同深情高歌《东方红》。
26日给毛主席拜寿后,我负责送国川兄另外两个朋友去长沙机场,提前离开了队伍。
2018年12月25日,我自广州驱车赶到韶山高铁站,与国川兄、王院长、泗臣大哥、晋安主席、蒙卫红董事长等一班新老朋友再次欢聚。
韶山主席铜像广场及其周边,依然人山人海,红旗招展。与主席铜像广场一路之隔的韶山宾馆餐厅,我们这一支崇拜毛主席的队伍中,增加了毛主席当年的警卫员、盐城海关关长徐启华夫妇,陈赓大将的长孙陈怀兵先生等贵宾。红色文化之旅,增添了对共和国开国元勋们更加深刻也更加生动的追忆。
26日,大家给毛主席拜寿后,驱车前往湘乡陈赓大将故居参拜。意气风发的王院长,在陈赓大将故居挥毫泼墨,一改平常的恬淡,悬腕疾书,眼角眉梢溢满了艺术创作的灵感。
中餐后,我因应邀参加母校80周年庆典活动,提前告辞。同时歉疚地告诉大家,不能陪同大家去南岳衡山,已请我的朋友铁尧先生代我在南岳招待各位。随后,大家到了广州。我却因冰雪封路,无法赶到广州尽地主之谊。万万没想到,这是我和王院长的最后一次见面!
2019年毛主席的诞辰纪念日,我因事务缠身不能离开广州,未能赶到韶山。忙忙碌碌中,没有了解哪些朋友到了韶山。此前,与王院长通电话,他说不好确定。
韶山,红太阳升起的地方,我不知道有多少次去拜谒了。与王院长在韶山的相识,平添了美好的记忆。



(王院长的微信图标。名“五正”。“永远和平”作品作为礼品,由有关部门赠送给连战先生)

相知于京城

2017年,因我参加了北京师范大学倡导并主持的“中国好老师公益行动计划”,需要一批专家作为团队的骨干力量,以有利于指导基层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的工作开展,特邀请了包括王院长在内的一批专家。
王院长是整个专家团队中唯一到有关省市开展讲座并现场示范的书法家。
在填写专家名册时,我才完全弄清楚,王院长是中国国土书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首席书法家。
在两个小时时间内,如何给地方更多、更好地传递书法艺术和教育信息,王院长非常谦虚地反复和我磋商。
夏天的一个周末,门头沟创客科技园区,国川兄的北斗时空技术有限公司外面,王院长没有进公司享受空调。在院子里,我们俩时而转圈散步,时而坐在树荫下,互相探讨学术讲座的内容和方式,主要是王院长谈,我洗耳恭听。
从仓颉造字到甲骨文,从李斯小篆到欧柳颜赵,从“写字匠”到真正的书法艺术家,王院长娓娓道来。
王院长特别强调,书法艺术要有一定的悟性或者说天赋,更多的是靠勤学苦练,通过感悟和练习,熟稔古代名家风格,打下扎实的基本功,进而不落俗套并展现自己独特的风格,才算有所成就。教育部把书法课程纳入教学计划之中,是传承中华民族文化精髓的大好举措,非常乐意通过自己的心得体会和现场示范,为“中国好老师公益行动计划”平台以及弘扬优秀传统文化贡献力量。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接触的书画艺术家为数不少。但是,王院长是第一个面对面向我系统阐述书法艺术的书法家。我们从书法艺术、教育艺术相结合的角度,坦诚交流了近三个小时,直到泗臣大哥和国川兄招呼吃中餐,才结束了这场畅谈。
王院长为此专门做了讲座的PPT,发给我时一再叮嘱要我修改。其实,王院长谈及书法艺术时口若悬河,加上现场示范,那肯定是锦上添花的效果。我理解,王院长是为了让基层的同志能够得到更多的启发,才专门花费时间和心思做这个PPT。
平易、和善,痴迷于书法艺术,喝酒干脆利索,王院长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渐渐地丰满起来。
暑假期间,我应邀到王院长在北京的家里做客。正值我二姐带着两个小外孙来北京,于是我带上了还在上幼儿园中班的东东小朋友,一起去登门拜访“王爷爷”。泗臣大哥早于我到达,和王院长一起准备了丰盛的中午宴。特别是两位大哥分别亲手烹制了湘菜、鲁菜,令我手足无措。餐前,王院长看到东东的机灵可爱,欣然提笔写了“小神童”,一边写一边说:你啊,比小神童还多了一点儿!同时在“神”字上加了一个点。王院长在了解到还有一个小学四年级的小女孩希希没来时,赶紧又准备写一幅字。王院长握笔思考,自言自语:写什么呢?湖南湘潭的小姑娘,小湘女,就写“小湘女”吧。待王院长一挥而就,我们走向了餐桌,举杯畅饮中,交流的还是书法艺术。王院长萌发了把自己的书法艺术按照中小学书法教材录像并配音,然后刻制成光碟更加有利于广泛传播的想法。
对事业的执着追求和与时俱进,让我认识到王院长砥砺前行的一面。
有一次面谈中,话题突然涉及一度盛行的“丑书”。我们俩的观点惊人的一致!世界上,小丑性质的表演,其实并不丑,它是以丑的外形,传递令人欢愉的艺术,让人在丑的表象中欣赏到美。而“丑书”,是对传统文化的亵渎,是以所谓创新博取不明就里的人们的眼球,是对自身基本功不足的极力掩饰,是对真正的书法艺术的毒害。
话题自然转移到书法界存在的不正之风。对此,王院长可谓深恶痛绝,对这些不正之风的不齿、不屑,跃然脸上。不久,果然有一批窃取书协领导职位的所谓书法家落马,王院长都在第一时间告诉我,指出这些人咎由自取,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疾恶如仇、仗义执言,我认识了王院长刚性的一面。
交流多了,特别是有共同语言,我和王院长从相识到相知。从此,王院长称呼我为“老弟”,不让我称呼他“王院长”,应该称呼大哥。



 
(王院长在“中国好老师公益行动计划”基地学校讲座)
 
德艺双馨的书法艺术家


王院长多次对我说,书法一定要有“精气神”。精,指的是字的形体;气,指的是字的生机;神,指的是字的质韵。三者和谐统一,如同一个人,没有精气神,哪里还有人的样子嘛?第一次,我被这几句话惹得哈哈大笑,也领略了王院长风趣幽默的性格。
有一次,我问王院长,您的笔名为“五正”,是《黄帝内经》所说的“五正”,还是当前对共产党员要求的“五正”?王院长回曰:都不是!我第一个是心正,第二是字正…(惜乎未能记住)。一笔一划写好字,一生一世做真人。


 
(王院长在“中国好老师公益行动计划”基地学校示范)
 
王院长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身体力行的。
“中国好老师公益行动计划”,范围覆盖全国。在面向基地学校的活动中,早出晚归,舟车劳顿,各地生活条件、风俗习惯存在很大的区别。特别是作为专家,因为是公益行动,除交通食宿费用由办公室负责外,劳酬只能表示心意。但是,王院长从来不计较这些,从来都是笑容满面。基地学校好不容易遇到一位来自京城的书法家,求字的心情非常迫切,王院长有求必应,义务创作,还其乐融融。2017年“教师节”前夕,我们抵达湖南省常德市开展公益行动计划工作,上午,王院长完成了专题讲座,整整一个下午都是在为常德市各基地学校书写,细致到一个字的笔划从头到尾的展示,令大家非常感动!与一些动辄天价、前呼后拥的所谓书法家相比较,王院长的艰苦朴素的作风,默默地诠释了一个老军人、一个老共产党员、一个离休的老纪委干部的情怀。
王院长出差,每次都带着一个符合标准直接拎上飞机的箱子。因为同行时,王院长一般都会坐我开的车,有一次我从车子尾箱拿箱子时,好奇地问:箱子里是不是和我们一样,笔记本电脑啊、换洗衣服啊、香烟啊(王院长不抽烟)、书籍啊什么的?王院长笑而不语。到了目的地,王院长说:过来,给你看看吧。结果,箱子里主要是纸、笔、墨、印,生活用品已经无法再简化了。这个箱子,陪伴着王院长走过了神州大地的千山万水;这个箱子,见证了王院长一切为了书法艺术,一切为了服务人民的高尚品德。
2018年,因女儿怀孕需要帮助开车接送,我返回到广州。我和王院长之间,一直有密切的电话联系。有时候,他会把一些新的设想告诉我,征求我的意见,通话时间半个小时是经常现象。有时候,他会发一些新的作品照片、视频让我欣赏。特别是他书写的小楷《金刚经》,百看不厌,越看越有精气神,越看越能发现只有经年累月才能积淀出的厚重的功夫。
随着不断的深入了解,知道了王院长被书法界誉为“铁杆书法家”“当代书法名家”“中华小楷第一人”等。这些,王院长从来没有向我提及过,其谦虚谨慎的艺术胸怀亦由此可见。
德艺双馨,王院长当之无愧!


 
(王院长在“中国好老师公益行动计划”基地学校示范)
 
今年正月初一,我在微信里给王院长拜年,第一次未见王院长回复,心想大哥肯定在忙着。元宵节,国川兄在微信群里告知大家:王院长因为心衰不治,走了!噩耗传来,我非常震惊。此消息也得到了泗臣大哥的证实。
去年上半年,王院长告诉我:可能在青岛与一个大型文化公司合作,把书法艺术个性化地融入楼宇建设,让人们享受到量身制作的家居书法艺术。
去年下半年,王院长告诉我,可能来深圳参加一个大型的文化活动。我很高兴,说到时候请一定来广州,我到车站接您。
还有王院长把自己的书法艺术制作成光碟发行到中小学的愿景。
这一切,突然变成了王院长的遗愿……
我敬重的王院长殿奎兄,走完了“翰墨文化”的一生!
愿王院长殿奎兄在天国安好!
今天,是殿奎兄仙逝的“头七”。追忆以为念。
 
2020年2月15日凌晨2:30于南岳衡山
谢庆文

责任编辑:天下口碑

---天下口碑网版权所有---